裴广江:透视南非大选结果的喜与忧_剑心1.24b

达卡布可汗陵墓

2019-07-26

涅法雷姆之勇裴广江:透视南非大选结果的喜与忧_范慧娟

我们现在就是把地面对云的观测和卫星的观测相结合,从地上往上面看,卫星从天上往下看。

为什么听到美好诗词的吟诵和讲述,会感到美好和亲切?采访中,很多委员都提到,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其实一直是所有中华儿女心中深层次的、美好的、亲切的记忆,这种记忆与生俱来,成为文化基因,与生命融为一体。

犬展天下

南非大选李克强总理近日访问非洲,让人们的目光投注在这片广袤而富有潜力的土地上。5月10日,南非公布了大选投票结果,执政党非洲人国民大会(非国大)获得%的选票,赢得国民议会400个席位中的249席。

现任总统祖马连任基本成为定局。从大选投票结果看,总体上有“一喜两忧”。

喜的是,南非人不再纯粹以肤色投票,南非种族融合成果进一步显现。

1994年以来的5次大选,非国大得票率分别为%、%、%、%和%,得票率在2004年以前逐步上升,此后则逐步下降。与非国大不同,2006年以来反对党民主联盟得票率稳步上升,2006年地方政府选举得票率为%,2009年大选为%,2011年地方政府选举为%,今年大选%。南非总人口5100多万,白人占%,民主联盟今年首次获得400多万张选票,这说明其选票来源不仅局限于白人,更多黑人开始选择该党。

民主联盟不仅将在西开普省得票率提升到近60%,还在黑人占绝对多数的全国9个省中的6个成为第一大反对党。

人们不再仅以肤色投票,这是新南非逐步走向成熟的标志。

南非前总统曼德拉一直推动种族和解,今年的投票结果再次印证了种族和解的成就,这是值得整个南非高兴的事情。

只有经济和社会中的“黑”“白”界限进一步消除,南非的未来才会更加光明。

值得担忧的有两点。

首先是南非经济发展低于选民预期,执政党实现增长目标压力较大。

从非国大历年大选得票率来看,2004年是其得票率最高的一年,而那时也是南非经济发展最好的时期。

2009年以来,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,南非经济持续低迷,增速一直徘徊在3%左右,这为实现国家2030年发展规划蒙上了阴影。

最近几年,南非失业率一直高达24%左右,高失业率、高贫困率和贫富差距较大一直困扰整个国家。

受此影响,南非罢工不断,矿业、制造业、农业等主要经济部门深受影响,社会进入较为剧烈的动荡期。

随着年轻选民的增加,人们投票更务实了。

对非国大而言,62%得票率虽不算低,但已经是危险线。

未来,无论是非国大还是其他政党,如何实施包容性发展政策,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增长,尽早结束目前的经济和社会不稳定状态,考验着政治家们的智慧。

其次,极左翼力量社会基础不容忽视,经济社会走向值得警惕。

经济自由战士党成立于2013年7月,由被非国大开除的前该党青年联盟主席马勒马牵头组建,属于极左翼政党。

该党主张按照种族隔离时代“自由宪章”的要求,将矿产、银行、土地等收归国有,其得票率对经济社会政策有较强的风向标作用。

该党首次参加大选即获得%的选票,并成为两个省的最大反对党,这说明其主张在南非民众特别是黑人青年中有较大号召力。

这可能进一步给非国大施压,迫使非国大在矿产等领域采取较为激进的政策。

激进的经济社会政策虽然可以在短期内赢得选民,但从长期来看则会吓跑投资者,不利于经济发展和种族融合,最终可能使南非陷入深渊。

后曼德拉时代的南非第一次大选结果,彰显种族融合与经济社会发展在现阶段的矛盾。

种族融合有利于经济社会发展,但激进的经济社会政策不利于种族融合。从长期看,如果种族融合的效果显现得更快,则经济社会问题将不治而愈;如果民众不满胁迫政党采取激进政策,种族融合将会倒退,从而危害社会稳定。“彩虹之国”的未来,关键在于融合发展。(裴广江,人民日报国际部记者,海外网特约评论员)海外网评论频道原创,转载请注明来源海外网()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【聚焦·中非合作】。